庸胜堂张胜兵传承国粹 致力推广中医文化

众所周知,中医包含着深邃的哲学理念和丰富的养生健康防病知识,既是中国古代文化的瑰宝,也是打开中国古代文明的钥匙。尤其是今年9月召开的第三届中医药文化大会,更是提出了要进一步传承促进中医药文化发展。越来越多的中医投身到了推广中医药文化的队伍中,贡献着自己的力量。

“我高中时读的是理科,开始并不相信中医,认为它就是‘巫术’,不如在实验室获取的结果真实。但在上大三时,学校的一位老中医医治了一些西医无法解释的疾病,这才让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”庸胜堂创始人,北京胜永祥中医诊所创始人张胜兵,在谈到因何与中医结缘时如是说。

张胜兵表示:“通过对哲学的系统学习后,我进行了反思。中医存在了这么多年,肯定有它合理的地方。所以我开始研究中医究竟是什么?最终我发现,中医是一个宏观、哲学、整体的体系,并不能用微观去解释。

传承中医需夯实基础 理解中国文化

“中医的根本就是辨证,为患者看病时,要准确找到病因,医生必须有大量的基础知识,以中医系统理论、中医诊断学为依托。基础不牢,地动山摇。医生要想提高技能,必须要将基础打牢,这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了国家强调基础教育的正确性。”张胜兵表示,想传承中医,医生自己的基础一定要扎实,能解答所有对于中医的疑问。

“望闻问切是中医的基本,传承中医需做到深刻理解中国古代文化,既不能读死书,也不能有门派之分,更要注重临床应用,并且要有名师指点。”对于如何更好地传承中医发展,张胜兵指出,在中医的学习过程中,绝对不能将理论和实践相脱离。

“传承中医一定要信念坚定,保持对中医的热爱,而且要研读经典、明经晓史,并要做到不忘初心、终身守志,精勤不倦、奋斗不息,在总结临床经验并感悟的同时,融入自身体会,不断加以创新。”张胜兵特别提到,胜永祥目前已广泛开展传承文化教育,还会于将来进行医生工作室计划,帮助不具备经营能力的中医继承者创业,让他们在传递中医文化技术的同时,为社会贡献力量。

随后,张胜兵进行了详细解释。他说:“以‘癌’字为例,它在中医的汉字造字中以前叫‘岩’,是像石头一样硬的东西。其实就是指特别是喜欢瞎吃东西的人,通过一口、两口、三口,吃了许多东西不能消化分解,最后在身体里堆成山,那么这个病就是癌。”在张胜兵看来,中医在辨证时,一定要对中国古代文化理解透彻。

“中医最重要的就是注重临床。医学最终是服务于人体的。患者的病症千变万化,书上给出只是基础知识,医生要在看病过程中,根据患者具体情况结合知识点进行治病,所以接触临床是成为高手的必经之路。”张胜兵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总结,通过临床坐诊来佐证理论,是一个反复的实验过程。

此外,他还表示:“名师指点中的名师,不单单是是指拜师中医大家,这位名师也有可能是一位病人,让医生在治疗过程学习到更多知识,实际上就是体现出了个人学习治病时的悟性。”

中医系统宏观 不应与西医盲目对比

目前,社会上“中医不如西医”的声音一度广为流传。对此,张胜兵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
“个人认为,有些人过于偏激地将中医和西医进行对比,这是错误的。”张胜兵表示,中医与西医体现在不同方面。比如患者发生例如出车祸等急性意外时,毕竟西医可立刻手术;而一些慢性疾病通过西医只能维持,但中医可以治本,还有西医遇到不明原因疾病时,使用中医可能会有意外收获。

“比如一个三叉神经痛的病例。这位患者开始以为是牙疼,但牙医并没治愈,去西医做检查也没有任何症状。后来严重到张不开嘴,吃东西都只能用吸管。来找我进行治疗时,我想到在一本书中看到过‘一切肝不荣筋的疼痛都可用芍药甘草汤解决’,就进行了尝试。结果用了几副药后,患者的病就好了。”张胜兵一边回忆当时的情景一边讲述。

随即,他立刻指出:“从中医理论讲,肝主筋,芍药可以柔肝止痛,和甘草形成一定比例后,可以治疗一切由于肝引起的局部筋的疼痛。所以是患者面部的筋出现问题,这在西医上是无法解释的。”张胜兵表示,某些症状从西医角度,因为没有发现器质性病变,所以找不到病因,但在中医的理论是可以解决的,这也就是中医可以治未病的原因。

“还有人说中医治病慢,这也是以偏盖全。在某些时候,中医不一定比西医慢,例如牙疼,可通过针灸立刻止疼,可从西医角度出发,吃止疼药还需要消化时间。”张胜兵说。

他还指出:“中医的对症治疗是‘证’,指核心理论依据;西医的对症下药,是“症”,代表的是一种症状。中医是对核心原因用药,西医是对临床表现用药。另外,西医看病是分科室的,而一个合格的中医不应该分科。中医是将人作为一个整体,通过望闻问切,了解患者的五脏六腑,因为舌头和脉象可以反映身体的所有情况,三根手指就是中医的检查仪器。”

中医不能脱离民间 国际化尚需时间

据了解,张胜兵在行医过程中遍访民间高人,收集民间土方,秘方,偏方,并结合各位老师的经验特色,将自己的临床心得和这些民间方整理成为《医门推敲》五部和《攻癌救命录》书籍。他也在多年的临床中,始终坚持“中医的发展不能脱离民间”的主张。

张胜兵解释说:“一名中医要将中医理论进行实践,需要有一个能够接触所有病种的环境,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中医是整体的。不能脱离民间,是指不能脱离整体。通过治疗所有病种,提高自己的技能。”

同时,张胜兵为传承中医、发扬国粹,创立了“庸胜堂”和“胜永祥”中医诊所,并沿袭恩师李今庸教授的治学风格广收门徒。如今,他的徒弟来自世界各地,突破了地域和年龄的局限。

对此,张胜兵表示:“徒弟们来找我拜师,有各自的原因。有的是觉得我的书好,有的是听我讲课后觉得受益匪浅,有的本身就是我的病人,有的医生通过我的指导,解决了遇到的棘手问题。可以总结为一句话,大家都被中医的魅力所折服。”

“做传承,要有使命感、责任感。我个人能力有限,想呼吁更多的中医,将自己的临床案例编写成书,让世人感受到中医的魅力;或是带出更多徒弟,让学习中医的人多起来。只有这样,中医才可能更加发扬光大。”张胜兵指出,目前国家如此重视中医的发展推广,势必会提升更多人学习中医的激情。

在谈到如何更好的实现中医国际化时,张胜兵说:“其实现在中医国际化已成为趋势,但由于和西医理论体系不一样,许多中医理论西医无法解释,只知道产生的结果是有效的,没有机制明了的中医理论体系做支撑,就牵强的去解释,让人无法接受,这才是中医走向海外的‘拦路虎’。所以想让全世界都理解中医,还需要时间。”

“不过好在目前已有针灸这块‘敲门砖’,由于效果显著而且还能解决患者麻醉药过敏的问题,已慢慢在国际普及,仅在英国光伦敦就有多家针灸诊所。”张胜兵补充说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razy-needles.com